星宵

名字是晞星,称呼随意喔
世界中心是黑泽露比和星海こよい 。
目前在LL、凹凸和死亡爱丽丝,es肝不动了
凹凸cp有热门洁癖,主吃柠檬相关。
LL主吃善露南露以及露比相关。
葬爱很喜欢白蔷薇。
RM最喜欢汞金。

愿望。

海妖精×火精灵。
初笔,ooc有。


火精灵常常捉摸不透海妖精的心思。

将一柄嵌着宝石的匕首紧紧地攥在手中,一刻也未曾放下。水滴交织而成的刘海悬垂在她额间,其下像羽毛一般洁白的睫羽总是低垂着、微微地颤着。海蓝色的眸子似乎蕴含深海的无限奥秘,但就算和她对上视线,也难以在深色漩涡中瞧出些什么。——非要说的话,只有一湖悲凄吧。

不过,这悲凄也不是无缘由的。……火精灵多多少少有所耳闻——这就得益于他一直守护着龙谷,曾从路过的小饼干口中听说过,...海妖精的过去。毕竟,当初为了帮助海妖精找寻温暖之心,可是动员了不少饼干呢。

海妖精饼干被施下了诅咒。
——一旦脱离大海就会凝结成冰的诅咒。

可她不愿被束缚在深海中,不愿一生都对陆地世界一无所知。她想要违抗命运——当然,在水花绽开的刹那,惩罚如约而至。若没有温暖之心拯救,说不定她到现在仍是与陆地对望的一座冰雕吧。

结局都是相同的悲剧呢。火精灵自嘲地笑笑,唇角勾起难以察觉的弧度。——毕竟,他曾经是一块可怜的、焦黑的、被当做失败品的饼干。若不是那条龙出手相助,他此刻也只能占得垃圾桶的一隅了吧?境遇会比这更惨也说不定。

所以,他一开始之所以一直逗留在海妖精身边,纯粹是因为对她的过去感到同情。
况且,他也是准备着在她危急关头时出手相助,比如说,温暖之心耗尽的时候——如果能成为她的赤龙,改变她悲剧的人生轨迹就再好不过了。他这么想。

至于海妖精一直执着着违抗命运的原因嘛——他也并不是完全不知道。不过当然不是强行逼问了解到的就是了。偶尔海妖精迫不得已在前进的路上停下,休憩半刻时,会搭上他的话语,与火精灵有几句的闲聊。
他也正是在闲聊中了解到海妖精的——“他”。

“对他的心意一瞬间也未曾冷却过。”
海妖精曾经这么说过。

或许是察觉到火精灵酝酿着问语的神情,她垂了睫帘——紧接着便缄默不语了,干脆地将火精灵的语句封闭在他齿间。当然,火精灵及时地转移了其他话题,但都像之前一样——海妖精以沉默作答。这是令火精灵头疼的一点,即便是风箭手,也不会像海妖精这样沉默到令人窒息,偶尔也会应和他。对于火精灵这种常以感叹号结尾的饼干,没有回应简直就是最无趣的事情。

不过,或许是因为疲于奔波。海妖精对于外界的知识匮乏到可怕。这就是火精灵大展身手的时刻了,每当他说到些海妖精完全未曾了解的知识时,她总会将注意力转移一部分到火精灵身上,碧色瞳眸不再如平时那般深邃、却像是孩童游戏时一般,闪耀着星星点点的碎金,像是夜晚郊外,布满星辰的夜空那样动人。

“是、是这样吗……”
她总会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。

但是,火精灵偶尔也会控制不住本性而使坏。——譬如说,捏造一些完全不存在的事物什么的。但单纯的海妖精却百分百相信了。每到这时,火精灵总会因为“和良心过不去”的理由,一边感到好笑,一边说——

“抱歉啦,刚才是开玩笑的!”

得知自己被戏弄了的海妖精,脸上的喜色忽地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初见时的冷漠。她连谴责的话都没有出口,直接低下首去继续前行,——也就是将火精灵冷漠对待了。

哎呀,大事不妙……火精灵只好跟上前去,继续在她身后大声表达着歉意,脸上的笑意却未曾褪去——但似乎增添了一丝尴尬的意味。或许是因主动认错,一向厌恶谎言的海妖精,转了首——瀑布般的海色长发随即裹住了她的身形,逆光下,海妖精的面庞被灰色覆盖,看不清她的表情究竟为何。

“…我并没有介意。”
抛下几个音节后,她便不再多言。……权当是和解了吧。

海妖精的速度逐渐减缓,起初本可以将火精灵抛下一段距离,如今却与火精灵不分上下——当然,火精灵绝没有悄悄加快步伐。但,更严峻的问题是……海妖精休息的间隔也逐渐缩短了。


“不仅速度减慢了,我的精力消耗的比之前或许还要多。”
海妖精在休息时,突然开口了。
“我认为是温暖之心快要耗尽了……在耗尽之前,我能否实现愿望呢。我决不愿屈服于命运。”

火精灵意外地没有搭话。他沉默了。

他并不清楚海妖精具体要实现什么,但他此行的目的确是帮她实现愿望。若是起初就遇到这个问题的话,他估计会立刻放弃吧。

……可是。
在海妖精身上,他看见了曾经的自己。被归类为“没有价值”,在角落挣扎着、挣扎着。——几乎到了自我放弃的地步。在真正想要放弃时,被赤龙拯救了。

海妖精的长发不再像初遇时那样,水流淌下的速度明显减缓了。她细长的羽睫还是一如既往地、像蝶翼那样微颤着——却明显多了些不安。水蓝瞳眸宛若噙着泪水般,显得楚楚动人。

“我会帮助你。”
“...诶?”

海妖精显然没有预料到他的这番话,神情有些讶异。火精灵收起了以往在唇间的那抹弧度,杖上的火光摇曳着,…却莫名有些微弱。

“火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!火焰之力是永不消失的!所以实现你的愿望可是轻而易举——虽然我并没有这个义务,不过也算是做好事啦!啊哈哈哈哈!”

……

温暖之心归零之时,诅咒降临了。
不断前行着的海妖精,成为了路途上的一块冰。最后一刻的神态还仍然存留在冰雕之上,…但已不再富有生机了。

火精灵目睹着这一切,在冰完全冻结、身形已然僵硬之时,他的唇侧浮现了笑意——却没有喜悦存在。

——他举起了法杖。

<申岐> 星星。

对于蒋申来说,孟美岐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那样的存在。——灿烂夺目,却又遥不可及。


刚分配完宿舍,正准备熄灯时,小七突然到她的宿舍串寝,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,嘴里尽是牙膏泡沫,吐字含糊不清。蒋申好不容易才凭着默契拼凑出那句话——“评级的时候你觉得印象最深的是谁?”


蒋申不假思索:“孟美岐吧。”


要说为什么,蒋申也不清楚。无外乎是实力强,使她在众人中脱颖而出吧?可是,实力强的并不止她一个……非要说的话,或许就是那头金发特别亮眼吧?——但是,在座位上似乎有更加吸引视线的一抹白色吧?只是本人并没有意识到罢了。


虽然大家表面上都是好姐妹,不过其实每个人都清楚——这终究是一场比赛,而非过家家。落后,就淘汰;有人气,就出道。强者生存是第一规则。即使谁都没有散发出过浓的火药味,但大家心里都一样明白。因此,在选择队友时,她仅仅在能力c中犹豫不定,而直接略过了勤奋c——她和小七不一样。能力c会吸引大家的目光,自己的镜头说不定没有那么引人注目,这是肯定的。可是,蒋申心中更想向强者学习经验,即使一轮就淘汰,也多多少少能学到有用的东西吧……?


犹豫着、犹豫着,她走到了最里面——不,应当是美岐和宣仪的中间,思考着。


“……蒋申?”


是美岐的声音,这两个字确确实实是她的名字没错,101人里面没有和她重名的人……在叫我?她抬高视线去看时,正巧视线相触了。美岐的眼中流溢着光,有着试探的意味,但更多的却是蕴含着期待,——蒋申到底会不会选她,她没有百分百的把握,但是她对蒋申的好奇心,却是膨胀开了。


蒋申本就担心选强者遇冷,结果却被美岐呼唤,干脆就斩断了退路。她数了数身后的人数……还好,还没有满。她庆幸着,走向美岐,话里含着点儿重石落下的舒坦:“那我就加入啦。”
但她没有和别人一样和美岐来个大大的拥抱,不知是因为生疏还是什么,——她假装没看见,只点头不失礼貌地示意,就往队伍最后边走去。


美岐的怀抱空了。
虽然有点失望,但她能够理解。毕竟是陌生人一般的存在嘛。要是在演出结束后成为能够拥抱的存在就好了,美岐想着。


用孟美岐的话来说,蒋申就像林间小鹿。相处时感觉有那么点拘谨,总是安安静静地在旁边听着讨论,安安静静地练习,安安静静地听着导师的指导。——总之,做什么都是安静地,悄无声息。或许是因为南方女子特有的温婉吧?她不清楚。但偶尔被cue到时就会接上几句话——不过都是十分有用的建议,看得出来她在心里考虑了很多。


蒋申喜欢将下巴搭在垫板上,唇瓣微微地翘着,只将视线在发声的主角上往返。——更多的是在队长孟美岐身上。起初,大家谈论年龄时,她听见孟美岐比她小一岁时着实吃了一惊。毕竟在普通的人看来,孟美岐很成熟,有长辈的气势,做事也很可靠,按理来说,不是长辈的话至少也是同龄才对……?可是事实并非如此。于是她对孟美岐更加好奇了。甚至有时孟美岐发挥队长作用提出建议时,她也忍不住在心中惊叹一番,崇拜之心突然地萌发……应该说,不愧是“大哥”吗?


在101个女孩当中,蒋申最羡慕的不是孟美岐,而是人称“美岐头号迷妹”的陈怡凡。如果可以的话,她也想在参加节目的时候见到五月天……咳,离题了。活跃气氛一直都是美岐的拿手好戏,而作为辅助的就是陈怡凡了。


刚刚开始练习时,她就毫不避讳地和美岐说:“我已经喜欢你很久啦!你是我的偶像!”


美岐的梗,她总是第一个接上;美岐的土味情话,她总是第一个做出反应——“啊,太可爱了!”相比蒋申……她就只能像背景音担当一样在旁边“鹅鹅鹅”地笑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话可以附和。…可能是电波不对吧?她想着。


她对孟美岐抱有的,除了好奇,几乎都是敬仰,其他的感情她分不清。即便自己在年龄上来说是前辈,可是事事都受到美岐的照顾。她没想到自己能被美岐选上,也没想到还要消化下《忐忑》。又提到了,在最初练习的时候对她来说真的是噩梦一般的存在。——本身舞蹈基础也不算特别好,《撑腰》时勉勉强强在承受范围之内,却又要消化这么高难度的舞蹈……可是,她不能退缩,不能辜负美岐的期望。她不想在摄像头面前哭,担心被别人当做黑料进行人身攻击。但是难度系数之高实在让她望而却步……——泪腺就是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下崩坏的。


她想证明实力,想要离那颗星星更近一点。
……努力的汗水浇灌下,成功之花恣意地绽放了。


在第二次公演那天晚上,表演完的她脸上除了笑容,还有泪花。庆功宴上,她每每想和美岐说些什么,可是又被哽在喉咙中。除了谢谢以外,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她问自己。朦朦胧胧的感情没办法简单地定义,…也就是说,她连自己对美岐抱有什么情感都弄不清楚。


当然是感激,可是,除了感激以外,还有其他吗……?
正解当然是有,但究竟是什么呢?她不明白了。


……确实是有什么东西改变了,这是事实。
但是她不清楚,像雾一样飘渺的,连自己都搞不懂的感情,还有必要表达出来,告知美岐吗?


小七突然鬼鬼祟祟地附到她耳朵,低声地问,语气有些急促、却结巴了半天:“呆比,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喜、喜欢美岐啊?”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让呆比险些把嘴里的碳酸饮料喷出来。


“什么,怎么可……”


她突然停住了,从活动开始几乎未移动过的视线停留在孟美岐身上。小七的视线紧张地在她脸上游弋着,等待着答案。碳酸在舌尖有些刺痛,气泡噗呲噗呲地爆裂着——可是她没有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。
赖美云的话把她点醒了。


像是在少女漫画里面那般,女主角总是不懂朦胧的感情到底是什么。但是总是不知不觉地看向男主角,不知不觉地注意到……蒋申急忙撇开了视线,却僵在了半空。因为她发现至今的行为几乎和漫画中一模一样。


“……喂,蒋申...难道说、难道说是真的吗?”


小七又一次发问了,这次没有用昵称,而直接叫了大名——足以体现她对这件事情的严肃态度。蒋申没有回答,于是她明白了,于瞳眸中显出了不可置信。她猛吸了一口饮料,然后沉默了。周围的喧闹声没有停止,只是她们的时间,仿佛停滞了一般。


“不过也没办法啦,喜欢上一个人是不能控制的。要是我也——和她相处的那么久,我也说不定会……”


小七缓缓地开口了,说着安慰般的话语,她又抽起吸管,——明明碳酸根本不用搅拌,蒋申想着,在心中揭发她。小七仿佛什么都不介意一般地、像小孩子一样晃着腿,似乎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——至少是表面上。


小七的恋爱建议一向是立刻表达心意,刚找到两人独处的时间,她就迅速给了蒋申精神上的支持。不过蒋申可不是激进派,她只是笑了笑权当,没有说什么。赖美云感受着再也活跃不起来的气氛,叹了口气,索性放弃补救了。


小七叹口气就能过去的事,蒋申却不一样。因为这件事,她几乎一晚上没有睡着。早上起来迷迷糊糊地看向镜子,才发现眼睛下面居然产生了黑眼圈。啊……真是狼狈。她想着,贴上了那款在创造101中打广告的眼贴——如果能像台词那样说的,把黑眼圈赶紧消掉就好了。


……可惜,刚一出宿舍门便撞上孟美岐。今天我的星座运势一定不是一般地差……她想着。星座大师蒋申今天没有看运势,刚好碰上霉日,多多少少有点嘲讽意味。孟美岐“哎”了一声,将手上搭的防晒衣转移,便过来想要触碰她眼下那一块乌。


“咋啦?昨晚玩得太嗨没睡好?”
“……嗯,是啊……”


蒋申的回答仅仅是几个音节,她的视线在地面上游走着,无处安放。心脏扑通扑通地占据着耳蜗,脸颊都变得燥热起来。美岐弯弯眼睛笑了,又抬了手臂轻揉了蒋申的发丝——这是她的拿手武器。宣仪在美岐格外灿烂的笑中悟出了什么,但只是笑着,抿了唇。


“那我先走啦,你再处理一下吧?用粉底遮遮什么的,毕竟等一下可能有人路拍呢,被看出来的话粉丝可是会心疼的。”


孟美岐轻轻拍了拍蒋申的发顶,话语间尽含笑意。蒋申不知如何回答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就快速地从门口退了回来,原本打理好的思绪,却又乱作了一团。这样下去、这样下去的话——


可能连怎么正常交流都成问题了呢。


共享这个秘密的人,只有她和小七。她没有把握孟美岐会接受她的心意,万一被拒绝了的话……?她不敢想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,要这样亲手毁灭吗?回答当然是No。可是,不说出口的话……总感觉,胸口有些闷闷的。——非要说的话,是不甘心。


她不想愧对自己的情感,要知道,从小开始,体会到这种让人心跳不已的感情,还是第一次。


纱帘被徐徐微风拂起,像是揭开了夜的面纱。树叶的沙沙声打破了静寂。繁星在夜幕中恣意地绽放着光彩,一闪一闪地,是在打气吗?


如果说……只是如果,能够在下一次淘汰中存活下来的话,就试着迈出一步去捕获那颗星星吧。

她想着,进入了由甜蜜编织成的梦幻之中。

是女儿,加了滤镜。

无敌潦草的童话组……
因为在情人节那天晚上莫名其妙梦见了卡柠糖,所以最近很迫切地想嗑卡柠酱(…

童话组。

是很久之前在备忘录里的短篇,……干脆发出来好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……这是卡米尔从未遇见过的情况。



安莉洁鸦睫低垂,瞳眸中噙着剔透泪水,泪珠重重地压着下睫,似快要滴落。腮帮微微胀起,满是不甘之意——是在和谁赌气吗?她偏侧着头颅,虽听见了卡米尔的步伐,却丝毫不朝他那儿投去视线。



他在安莉洁身旁就座,软质沙发稍有形变。他觑向安莉洁,身体朝前微倾,抬手轻轻压低帽檐。吐字清晰,轻悄悄地在她耳边询问。



“……蛋糕,要去吃吗。”



安莉洁有一刻的松懈,一瞬间眼瞳中似有光彩闪过,或许是在纠结着是否选择美味的甜点吧。但在片刻的踌躇后,她扭头回去,气鼓鼓地小声回答。



“……不要…!”



卡米尔第一次不懂得该如何处理了。



按大哥不久前传授给他的经验来看,这种时候不能把她置于一边不管,而必须哄她到开心才行。卡米尔一直以来也按照这一信条来与安莉洁相处。因为安莉洁的性格,所以借助卡米尔的帮助,很快就能够从负面情绪中脱身。——可是,作为杀手锏的蛋糕也失效了。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?



一直以来都是安莉洁主动发动攻势,而卡米尔是处于被动的地位。在安莉洁有需求的时候给予适当的反应或辞措,在她做出选择的时候就顺着她的方向行去。虽然被动,但对卡米尔来说,那就是最好的相处方式了。



……但是,这样子要怎么办呢?



卡米尔思忖片刻,从口袋里取出一颗柠檬糖递给她。她忽地瘪下了腮,将包装撕开后投入口中。——但却没有丝毫的转变。时间流逝,一直到分别之时,两人之间始终无言。



在回到海盗团的刹那,卡米尔立刻就向雷狮说明了这个问题。稍作思索,雷狮唇角深衔,抬臂将雷神之锤驻在肩头,视线稍敛欲观察卡米尔听到话语后的反应如何。



“嘁。女人闹脾气这种事情不是很好解决吗—?给她一个吻不就好了吗。”



卡米尔拿出随身的笔记本刚准备记录,却听及他不负责的答复。卡米尔的脸颊倏地攀上绯红,下意识特地压低了帽檐,又将围巾向上掩到鼻尖。内心暗自下了结论。



……绝对行不通的吧。





第二天。



卡米尔如约到达约定地点,内心丝毫不如之前平静,反倒波涛汹涌。他尝试着深呼吸,却无法将面颊燥热降下。当看到那青蓝时,燥热更甚。



“军师先生——!”



窜入耳膜的,是一如既往明朗的声音。她眸子弯弯,笑意盈盈,与昨天…………迥然不同。



……咦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桃司桃群用心的接力和不用心的群宣

宣传一下x

private1998616:


欢迎加入桃司桃催婚协会:614435389←不用心的群宣


加群之后群里太太能日产千图千字(并没有)


那个看之前说一下:我们这次接力规则是后一棒能且进仅能看到前一棒的内容。



第一棒: @与你一同渡印 





第二棒: @private1998616 





第三棒: @鹤见 





第四棒: @巧娜 





第五棒: @是婉落不是饭碗. 





第六棒: @喵仙球 






总结一下:我们还是搞得挺成功的,各种风味都有……

很爽的摸鱼。……编辑功能怎么编辑图片啊我不会啊(……)

童话组。海的女儿。Part.2。


※OOC有。

※幼卡设。




卡米尔感觉到被奇怪的视线觑着,令他骤然合上了书本,发出书页相互撞击的轻微响声。点点不安情绪在他身中生长,他微微的打着冷颤。如同罪犯一般被打量的这种眼神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

“看呐,那就是国王的私生子。”

“眼睛中沉淀着污秽,真是可怕。”



一语终了,随之而来的便是低低的、细碎的窃笑声,敲打着卡米尔的耳膜,令人作呕。不过他早已淡漠了,当母亲大人迫不得已领着卡米尔在光天化日下时,他便不时地受到这样的招待。不断嚼着舌根的人们,总是凑成一群、对着卡米尔窃窃私语。



可怜的母亲大人,只能缄默着、沉默着,护着小卡米尔向目的地行去。



模糊的记忆画卷在卡米尔脑中徐徐展开。——那是一个月夜,月光柔和下洒,渗透窗壁,给清冷屋内渲染了愈发凄清的气氛。母亲大人的水灵眸子中,悲哀地噙着泪水。那透明的液体中,映出卡米尔的面庞。但又使得那眸子变得混浊不堪。如同珠玉般的泪珠,在月光下显得晶莹。但卡米尔还未来得及细细看清,那玉石就一滴滴地滑落下来,在空气中破碎成宝石碎片。再星星点点地落入卡米尔的眼瞳中,又逆流回他的泪腺。他只能死死地用牙齿碾紧下唇,不让那眼泪再偷跑出来。



——苦涩,苦涩至极。



即使泪腺中并没有味觉,单从鼻翼收集到的、如同海水般的咸味,在加上母亲略微扭曲的面貌。卡米尔极快地就得出了结论。但他只是静静地、静静地望向母亲大人的瞳孔中心,欲从那空洞的眸中中得到什么,却一无所获。他厌厌地抬起了上臂,用宽大却轻薄的衣衫袖口拭去那透明的宝物。——这是他能给予母亲的唯一慰藉。




“卡米尔的眼睛,和他很像喔…——就像,蕴含了无限宝藏一样。”



声线因哭泣而颤抖。但母亲在说出这句话时,脸上却浮现出怀旧的笑容。——至今仍留存在卡米尔的内心深处。



卡米尔也曾观察过自己的双目,空洞无神,了无生机。他纳闷为何母亲大人会夸赞他的眼睛,——跟父亲大人的眼睛比起来,他还逊色的多。里面既没有活力,也没有生机,更不必说宝藏了。几乎是一潭死湖。



啊……母亲大人所说的宝藏,会是精神方面的宝藏吗?



偶然的灵光乍现,或许就是通向正确道路的钥匙。

——也许,精神的财富,会化作瞳眸中的星空吧。
卡米尔这么想着。




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还是先清楚来者何人比较好。他想。若是被恶人看见,那么他唯一的甘霖都要被夺走了。




卡米尔爬到岩石边缘,向下眺望。正巧捕捉到浮在水面上的、奇怪的泡泡——似乎是海水被搅动而产生的。卡米尔将书在礁石上摆放好,随后爬下。虽对方已隐藏起来,不过还是能觅到一丝一毫的踪迹。



卡米尔脱下破旧的鞋袜,海水沁凉,令他感到舒心。但他仍怀有几分戒备——是相对于那海水中的威胁来说的。他朝着深处迈进,海水漫上他的双膝。当他确认已进入到“它”的感知范围后,卡米尔止了步。



海水鳞波泛起,与卡米尔的小腿嬉戏。阳光下敛的刹那,映得那处唯一踪迹犹如水下光影,连卡米尔也不禁恍了神,甚至有一秒的错觉。但擦亮眸子过后,便清晰得看出那并非波光。



究竟、是什么呢?
他也不知道。





“……。”



一阵僵持过后,在卡米尔的耐心都被差不多消磨完,准备放弃之时。水下的少女终于忍耐不住,随着零碎笑声,咕噜咕噜的连串透明泡泡也自下而上浮起。卡米尔慌了神,不由自主朝后踉跄退去一步。青蓝发丝渐渐浮上波澜水面,伴随着的还有少女珑璁的轻笑声,从模糊的咕噜变作清晰。
她的青蓝色在光辉渲染下极为明目,在眼角还缀着两个黑色的倒三角。——是纹身一类的吗?卡米尔想。碧青的眸子中波光流转。



“噗哈哈—……我不擅长玩耐力游戏啦…!”



卡米尔向后缓缓退去,想予少女一点起身的空间。同时也是防止滑落水滴溅到他衣衫上。——可她仍留恋般将半身浸入水底。咸涩水珠顺着她的发尾弧度,最终滑落于裸露皮肤。
印在她眼瞳里的,是卡米尔缩小的瞳仁,外加下意识启开的唇间罅隙。



“上次明明逃过了一次,结果这次却被你发现了呀—?……明明我的隐蔽能力可是超——厉害的!…因为啊,我的发色,不是很像光芒照耀波浪所产生的光影吗~?”




少女撅起唇瓣,双腮微微鼓胀,存有些许的不甘情感。柔荑自水面抬起,点点珍珠还存留在上,但倾手一瞬便被重力下引,与海水融合一体。卡米尔有一瞬的恍惚,甚至怀疑是否在梦境中,可海水的冰凉却是真实感觉。



“...一直泡在水下的话,容易生病。”



趁着她沉默间隙,卡米尔才艰涩地挤出了这句话。本是无意提醒,换来的却是少女的掩唇窃笑。令卡米尔有些摸不着头脑。少女携着笑容细细盯视着卡米尔,使得他不得不强行移开视线。



“嘿嘿,难道你还不知道吗?——真是失礼!♪”

“我呀,我可是人鱼喔!”



少女的笑靥在卡米尔的视野中有些耀眼得模糊不清。他竭力地深呼吸,外加眨眼以使视野清晰。——才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只在童话故事中听说过的身份,同时也在一瞬间适应了这个超自然现象。



“我的名字是安莉洁,——身份什么的,请帮我保密喔♪!”



卡米尔垂首注视了那白净的手掌一会,才携着些许不情愿般握住,同时低声发言。



“……卡米尔。”